首页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财经新闻
书画艺术
企业观察
县域新闻
畅谈网海
联系我们
畅谈网海
徐州市沛县龙固派出所潘坤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2019-04-06 01:03:17 来源: 作者: 【 】 浏览:30962次 评论:0
    
    我叫曹辉,女,今实名举报江苏省徐州市沛县龙固镇派出所所长潘坤徇私舞弊,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沛县人民医院伪造伤害鉴定证据,成为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制造冤假错案、陷害无辜的帮凶。
    我家在沛县龙固镇开设了鸿源宾馆。2016年9月15日晚22点37分,沛县龙固镇的黑恶势力头目王淮震,因对宾馆员工闵祥保在微信群里说的一句话不满,威胁说:“你信从今天我让你在龙固消失吗?”随后带领十多人酒后闯入宾馆寻衅滋事。把闵祥保打昏过去后又用凉水浇醒再次打昏。经理多次制止不成通知我丈夫。我丈夫进行劝阻反被打倒在地的同时,头号打手郑守冬又把昏迷中的闵祥保用棍棒殴打了第三次。造成闵祥保8根肋骨骨折;左眶内壁骨折凹陷;肾包膜下血肿;肺挫伤;头皮血肿;张口受限;左耳膜穿孔;右耳听力下降只达到两级;双眼底出血,晶状体浑浊,右眼视物比左眼中度延迟的后遗症。被鉴定为“轻伤一级”后给了闵祥保一笔钱,让他回安徽老家永远不许回沛县。

    事发当晚22点51分,我儿子袁野接到员工的电话,得知父亲和闵祥保被打赶回家制止,被围殴仅还击首犯郑守冬一拳,应该属于正当防卫。郑守冬买通无德医生伪造了CT片子和CT报告单去做了伤情鉴定,鉴定结论:轻伤二级,以故意伤害追究了袁野的刑事责任。而当晚寻衅滋事的十多人,每个人都有多次案底,案发时还有取保候审人员,本该从严从重处罚,派出所所长潘坤徇私舞弊,隐瞒刑事案件不上报,违反《公安机关办理伤害案件规定》第31条规定,私自把不允许调解的刑事案件调解了案。迄今,涉案团伙全都逍遥法外。
    一、伪造证据、诬告陷害,制造冤假错案
    1、案发当晚郑守冬在龙固镇医院拍CT片子没有任何骨折。我报警要求立案侦查这张CT片子。办案民警说:当晚CT检查只拍了眼睛以上和胸部以下。而当晚的病历和CT报告单均显示颌面部肿胀积气、上下颌咬合关系错乱、张不开嘴、说不出话。
    2017年6月1日距离案发260天,郑守冬的老婆王宁宁第一次做笔录,交给派出所两张郑守冬案发当晚的受伤照片。这样严重的颌面部伤,医生为什么唯独留下受伤的面部不拍?民警用警车把郑守冬送到龙固医院,为什么不用执法仪收集 固定证据,拍郑守冬受伤的面部情况?而且这两张照片电脑合成痕迹明显,左下第二颗牙齿只有牙冠部位,没有牙根部位。


    2、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检材均为伪造
    (1)沛县人民医院CT室电脑中存档着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CT片子。打开两台电脑,出现同一时间拍摄的两组EX编号不同的CT片子,一组是EX:88837-578545,另一组是EX:578545-578545。均只有30张,没有扫描层标志,只有下颌骨颏部和下颌支两个骨折的部位,其他部位全部缺失。
    我多次实名举报,申请调查同一时间、同一台机器能不能拍出两个不同版本的EX编号?沛县人民医院CT室刘主任代表医院告知我:“EX编号是随着CT机器曝光一次自动累加生成的操作号,是独一无二的。同一时间、同一台机器不可能拍出两组不同XE编号的CT片子。如果出现两个不同的EX编号,CT室做不到,你去要求调查后台系统信息科是怎么制作的。”


    (2)案卷中做伤情鉴定的578545号纸质CT报告单郑守冬年龄为28岁,医生签名处横线缺失,报告医生和审核医生为同一个人,签名字体却完全不同。沛县人民医院电脑里存档的578545号CT报告单,郑守冬年龄为29岁,医生签名处横线不缺失。


    沛县人民医院行风办代表医院告知我:“郑守冬2016年拍CT片子28岁,2017年去调肯定是29岁,2018年去调就30岁了。电脑里的年龄是随着时间推移每年都增长的。至于同一个人签名字体完全不同,是因为事先写好储存在电脑里的签名和现场手写的签名不可能一模一样。”我问:“这是谁调查的结果?”行风办答复:“信息科主任和分管CT室的院长已经在调查结果上签字了。我们已经把调查结果交给了沛县公安局。”



    (3)沛县公安局法医只根据沛县人民医院一家的CT片子就做了伤情鉴定,做伤情鉴定的病历均未按法定程序盖医院公章。案卷中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照片,鼻子和下巴处线条不连贯,电脑合成痕迹明显。

    3、案发77天后,郑守冬验伤的CT片子是不超过20天的新鲜骨折
    (1)2016年11月29日,我实名举报郑守冬伤情造假,要求现场验伤。11月30日,办案民警带郑守冬去大屯煤电公司医院拍的ID24023-CT52126号CT片子显示是:下颌骨颏部、左侧下颌支、鼻骨、左侧枕部颅缝结合处均为粉碎性骨折;左颧弓、右额叶额骨、舌骨等多处骨折,且断端锋利,都是只长了两个星期左右骨痂的新鲜骨折,骨折周围软组织肿胀。此次拍CT片距离案发77天,按照医学常规,骨折的断端已经长满了骨痂,骨折线模糊,骨折周围的软组织肿胀完全消退。





    (2)ID24023-CT52126号CT报告单上,CT室医生只写了跟郑守冬做伤情鉴定部位相同的下颌骨颏部和下颌支两处骨折,其他部位的多处骨折只字未提。打印的CT片子也是针对这两个部位选择性打印的。
    4、沛县人民医院2016年9月16日的CT片子,左侧下颌支部位是没有完全断开的一处骨折;而大屯煤电医院2016年11月30日的CT片子,左侧下颌支部位是完全断开的粉碎性骨折。


    检察院退侦提纲3要求:查清郑守冬2016年9月16日沛县人民医院CT片与2016年11月30日煤电公司医院CT片是否系同一个人。派出所以煤电公司医院2016年11月30日的CT片子上两个号为同一个病人的,答非所问地开了一个《两个片号情况说明》应付调查,再次造假。医院规定无医生签名的证明,不许盖医院公章,这份证明却无医生的签名;证明的落款是大屯煤电(集团)公司中心医院,却盖的不是医院的公章。


    5、郑守冬在对话录音中说他嘴巴下面和左眼下面骨折了,里面有钢板。而CT片上是嘴巴下面和左耳下面有4个钢板和20个钢钉。且案发第三天,多人看到郑守冬的面部无任何异样;案发第21天,郑守冬参加婚礼还开车接送新娘;在派出所里郑守冬说:“医生说我的脸幸亏不肿,否则都面瘫了。”而骨折最主要的症状就是肿胀淤血。
    二、证据不足才两次退侦,执法犯法还继续造假
    检察院两次退卷,潘坤执法犯法,继续伪造病历。1、沛县人民医院住院病历所盖的章,一处是病历复印专用章,一处是复印病历专用章。2、病情证明年龄由76岁改为26岁,注射用药是治疗老年痴呆症的药。3、第一次交到检察院的入院记录,郑守冬年龄为26岁,有医师的签名;第二次交到检察院的入院记录,郑守冬年龄为25岁,没有医师的签名。4、出院记录无任何医师签名。5、病历中专科检查,无骨折块移位;咬颌关系正常。病历摘要:骨折块移位,上下颌咬合关系错乱。专科检查与摘要自相矛盾。


    三、违反法定程序办案、徇私舞弊、掩盖事实真相
    沛县公安局纪委2016年11月28日就受理了我实名控告潘坤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和郑守冬伤情造假的材料,给我做了笔录后却拒不出具接收材料回执单。我多次申请对王淮震团伙寻衅滋事和伪造证据、诬告陷害立案侦查。公安机关既不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用于定案的证据必须经过法定程序查证核实。在侦查、审查起诉、审判时发现有应当排除的证据的,都应当进行调查核实,不得作为起诉意见、起诉决定、和判决的依据。对于确有以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案在公检法阶段,我都多次书面申请对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检材真伪性作出司法鉴定,排除非法证据。公检法相关办案人员均没有对定案的证据进行法定程序的查证核实。既不对郑守冬做伤情鉴定检材的真伪性进行鉴定,也不出具《不予鉴定通知书》,告知不予鉴定的理由。
    2017年4月8日,公安机关把袁野移送检察院;同年9月15日,检察院两次退卷后又把袁野公诉到法院; 12月1日法院开庭审理。我不停地向上级部门实名控告这是伪造证据、诬告陷害,明目张胆地制造冤假错案。2018年12月29日,沛县人民法院在严重超期的情况下,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03条作出(2017)苏0322刑初737号刑事裁定书:一、准许沛县人民检察院撤诉。二、准许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守冬撤诉。


    本案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检材均为伪造,伪造的非法证据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这是一起黑恶势力团伙勾结保护伞为了敲诈勒索,伪造证据、诬告陷害,恶意制造的冤假错案。我从2016年11月20日开始报警要求立案侦查郑守冬伪造证据、诬告陷害,从来没有同意跟郑守冬调解。法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第103条作出的刑事裁定书适用法律条文错误。
    袁野的律师于2019年1月4日签收法院邮寄的刑事裁定书后立刻给我邮寄过来,我1月6日签收后写好上诉状,经袁野签字同意后,于1月7日早上交到沛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以2018年12月29日给袁野律师邮寄刑事裁定书,已经超出5天上诉期限为由拒绝接收上诉状。而我通过查询EMS运单号显示:办案法官是2019年1月2日把刑事裁定书邮寄给袁野律师的,办案法官在撒谎,徇私舞弊非法剥夺袁野的上诉权。我于1月7日向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上诉状,同时以EMS快递的形式把上诉状邮寄给沛县人民法院。请求法院依法判决袁野无罪;并且请求将寻衅滋事、伪造证据,诬告陷害的黑恶势力团伙及其保护伞潘坤移送检察院立案侦查。


    四、实名控告,遭遇打击报复
    2018年11月6日,五六个人踹坏我家房门,以“窃电”的罪名把袁野从家里铐走,两天后11月8日才被送到沛县看守所,后来才知道是王淮震向潘坤举报袁野偷电才被抓的。潘坤滥用公权力打击报复,违反《电力法》第71条规定:在电力部门没有认定有盗窃电的情况下,对袁野刑讯逼供逼迫承认偷电。律师已申请保存了袁野做笔录的监控,做笔录的时间与监控显示时间明显不符。
    袁野被抓当天,潘坤和王淮震让我签一个协议说:“赔偿王淮震18万;让郑守冬给袁野签个谅解协议书,承认郑守冬真有伤;再签一个永远不再告潘坤和王淮震的协议。然后王淮震就到派出所撤销对盗窃电的举报,把袁野放出来。如果再控告就把你全家人都抓起来。”由于我拒绝签这个协议,他们随后又把我丈夫抓进沛县看守所里羁押。
    2019年2月20日,黑恶势力头目再次逼我签协议,在协议中明目张胆地写着:协议签订后,郑守冬方发挥各项人际关系,向法律部门活动袁野的取保候审工作。而袁野的律师多次申请办理取保候审,均遭拒绝,并且不告知不予办理的理由。

     2019年3月21日,沛县人民法院办案法官非法剥夺袁野的上诉权,告知我去法院签收起诉书。起诉书落款日期是2019年2月2日,起诉书中把2016年9月15日发生的涉嫌故意伤害一案和2018年11月6日发生的涉嫌盗窃电一案并案提起了公诉。两个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双方当事人都不属于同一个案由,根本没有合并审理的法律依据。而袁野涉嫌故意伤害一案,是因为王淮震、郑守冬团伙寻衅滋事、聚众殴打闵祥保,袁野闻讯赶回家制止而引发的一系列案情。办案人员却把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样当事人连续性发生的案件掐头去尾的另案处理了!
    公检法相关办案人员再次违反程序违法办案,对我再次书面递交:对郑守冬做伤情鉴定检材的真伪性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仍然置之不理!周强院长强调:“违反程序办案,是一切冤假错案的根源!”
    2018年4月27日,中央巡视组工作人员对我说:“这是典型的包庇黑恶势力案件,我们把你的案件做为重点督办案件,要求地方政府尽快给你解决。”2018年6月14日,沛县政法委工作人员告诉我:“王淮震很有名,现在很多人都在告他,公安机关正因为另外一起案件对他进行调查。”
    上级部门收到我的实名控告信,多次批示要求调查,最后均转回沛县公安局。沛县公安局掩盖事实真相,多次向上级部门汇报与我控告信中控告的内容完全不符的虚假调查报告。我控告的是郑守冬做伤情鉴定的检材都是伪造的。沛县公安局每次都答非所问地回复:经过调查,郑守冬的伤情鉴定结论真实有效。如果做伤情鉴定的检材存在虚假问题,无论用虚假的检材重新做多少次鉴定,作出的鉴定结论都是无效的虚假鉴定结论。
    在党中央大力扫黑除恶的形势下,潘坤还敢明目张胆地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挑战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权威, 制造冤假错案陷害无辜学生,公然践踏法律的尊严和公民的合法权益!敬请上级领导铲除欺压百姓的地方黑恶势力,打掉地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为人民伸张正义,为百姓伸冤。

    举报人:曹辉

    电话:13815399225

    2019年4月6日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