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新闻
国际新闻
社会新闻
娱乐新闻
财经新闻
书画艺术
企业观察
县域新闻
畅谈网海
联系我们
社会新闻
江苏省射阳县拆迁有“妙招”
2019-01-15 20:49:42 来源:中国民生播报网 作者: 【 】 浏览:13096次 评论:0
自上个世纪末以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土地经济在GDP总量中分量的加大,一种以公权力为引擎的“推土机经济”大行其道。特别是近几年来,有关暴力抗拆的新闻接二连三地闯入头条:苏州范木根被拆迁者入户围殴一怒之下捅死前来强拆的拆迁公司老板和雇员;山东潍坊丁汉忠用镰刀砍死了来威胁、逼迫的拆迁人员;山东平邑张纪民被拆迁人员投掷汽油瓶烧死……这些事件无疑刺痛了社会的神经。

在这样的背景下,江苏射阳县经济开发区和合德镇拆迁办工作人员棋高一着。在汲取过去全国拆迁的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拆迁的技术含量显著提高,由以前的“强拆”“血拆”升级为“智拆”“疲拆”,为全国拆迁业提供了新的范本。

智拆——声东击西

射阳县恒源棉业公司(以下简称恒源公司)拥有自建厂房2000多平方米,近几年由于经营不景气,遂采取以出租厂房形式维持职工生计。2017年7月份,射阳经济开发区拆迁办以超高补偿为诱饵,私下将恒源公司七家租户“劝离”恒源公司厂区,以达到廉价逼迁目的。“目前商户不敢租我公司的房子,因为他们散布说我厂说拆就拆,致使我公司无法出租厂房,职工们生活无以为继”,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恒源公司老总丁雨清提起此事仍愤愤不平,“拆迁办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达到逼迁的目的,实在令人不齿。现在我们生活没有着落,找政府全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不能不让人心生绝望。”



源棉业公司出租给陶瓷经营户的厂房

记者了解到,2017年7月4日,射阳县经济开发区拆迁办以射东居委会的名义,不通知拆迁主体恒源公司,在没有拆迁许可证的情况下,私自跟恒源公司租户龚良记、龚栋华等七家商户签订房屋搬迁协议书,严重损害了恒源公司的利益。恒源公司法人代表告诉记者:“为了达到逼走我的目的,我公司的七家租户被“诱迁”仓库,拆迁办竟然花了200多万,而我的2000多平米厂房和出让的4000多平米工业用地才估价150万。反差如此之大,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拆迁办这波“神操作”,我们不得不怀疑这是政府个别领导在借我公司租户之手来洗钱。”

记者调查发现,开发区及合德镇多处拆迁都没有公示县级以上政府拆迁许可的相关文件。目前拆迁办跟拆迁户似乎处于“口袋兑口袋”状态,拆迁户不得保留拆迁协议,拆迁户签字的协议书只能“拆迁办”单方面保存。


 
不具有拆迁主体资格的村委会跟恒源公司租户签订的非法房屋搬迁协议书

长期关注拆迁问题的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才亮告诉记者,拆迁要按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设计的程序进行。从射阳县目前发生的案例看,“黑拆”“偷拆”“疲拆”都是受巨大的利益撬动,绕开程序铤而走险。从另一个侧面暴露了射阳县地方政府官员追求政绩、利益,忽视公平正义的思想根深蒂固,把老百姓的利益置于一个可有可无的地位,背离了我党执政为民的要旨,这是国家法律、政策不允许,也是广大民众所不能接受的。

调查中有拆迁户告诉记者,现在射阳县经济开发区和合德镇出让土地给开发商都是300多万一亩,而给拆迁户每亩地的补偿还不到10万元。

疲拆——软磨硬泡

记者调查发现,射阳县经济开发区、合德镇拆迁办雇佣指使社会闲散人员参与拆迁痕迹比较明显,甚至邀约涉黑团伙成员加盟拆迁“团队”也是愈演愈烈。

2018年7月25日上午九点多,射阳县合德镇大兴居委会五组村民姜洪伏家养鹅场来了十多位不速之客。这些不速之客看到东西就踢,捡到物件就扔,弄得狗跳鹅飞,足足折腾了大半个小时。姜洪伏和龚宝芳老两口被闹腾得没有办法,只得跟这帮不速之客返回家里。俩老人到了家里就失去了自由,不能烧饭,上厕所都有几个人跟着,好心拿矿泉水给他们喝,喝完还将矿泉水瓶往俩老人脸上扔。到了晚上六点左右,这些不速之客似乎失去了耐心,对龚宝芳老人掐脖子,用水浇头,对姜洪伏老人搧耳光。老人报警,警察来了也不警告这帮不速之客私闯民宅是违法行为,却要求两位老人跟这帮不速之客好好谈。

IMG_256
在吴林和姜洪伏家都出现的带头大哥刘某
姜洪伏老人儿子告诉记者,“两位老人被折磨得没有办法,再说鹅场那离不开人,夜里12点左右只好把字签了。我家二百五六十平米的两层楼房,有独立的院子,拆了才补偿130多万,县城的房价都八千多了,我只能买100多平米的房子,这样再装修装修,130多万就没了。这还不算,签字后得把土地使用证和建设许可证交了,否则扣5万。这帮不速之客还规定了签字时间,晚签一个小时扣一万元。我们真是欲哭无泪啊。”
IMG_256

吴林家被夜袭的二楼阳台窗户
2018年9月5日下午,以戴眼镜刘姓(盐城口音)为带头大哥的大汉带了一帮20多人浩浩荡荡的队伍正式“入住”合德镇大兴居委会吴林家。刘姓带头大哥有计划、有组织地将24人分成两组“值班”,另有10多人流动“执勤”,居委会支书付文武(音)有时会过来看看“动静”,不过露个脸就走了。72岁的吴林老人告诉记者:“这帮人是带着铺盖过来的,过来就将铺盖楼上楼下铺起,有的睡觉,有的打牌,有的围着我们老两口训话,吃饭看着,上厕所也看着,动不动还在我胸口捣两拳。为了显示武力,一个年轻小伙用拳头将门砸了一个碗口大的洞。他们吃饭都是叫的快餐,吃完的饭盒都扔在房间里。刘姓带头大哥还警告说,我们打你们是活该,你们打我们打伤打死都有国家赔偿。这样折腾了两天,实在是精疲力竭了,于9月7日凌晨三点左右将字签给了他们(没有具体约定条款),刘姓带头大哥才心满意足地带着一帮人离开。”
IMG_256

拆迁办工作人员和村支书给吴林打的白条
大爷吴林老伴抹着眼泪,拉着记者说:“五月份(注:2018年5月),镇拆迁办来我们家谈拆迁,我们四百多平的房子、多株树木和经营多年,2000多平米咱自己研制并获得专利权的防漏隔热板预制场总共补给一百多万元,我们没有同意。5月27日夜里11点多钟,二楼阳台窗子突然飞进几块砖头和水泥块。28日凌晨3点左右几块砖头又穿破窗户玻璃飞了进来。无奈,我们只得报警。可警察来了责怪我们不该这个时候打电话,影响了他们的休息。还质问我们怎么不装监控的,没有监控他们就没法查。你说我们老百姓有什么办法呢?他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7月份的时间,天气很热,他们拉了很多生活垃圾堆放我家房前屋后,搞得苍蝇满天飞,臭气熏天,无法正常生活。10月份又给我家水断了。我们小老百姓想过个安生的日子都不成啊。”
射阳县的逼迁卑劣如斯,不能不令拆迁户心生恐惧。

全国诸多拆迁悲剧性事件频频上演,能否给射阳县主要领导以警示?目前来看,是否定的。记者相信,众多被拆迁户以牺牲财产、尊严、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终究能推动国家制度的进步,让拆迁融入更多制度和法治的文明基因,以避免类似悲剧的再度发生,应该是射阳县政府目前政务工作的不二之选。

IMG_256

堆放在吴林家屋前的垃圾
恐拆——明枪暗箭
通过梳理众多的拆迁案例,记者发现,射阳县党委及政府主要领导对下级机构“委托社会力量动手、自己背后撑腰”的拆迁模式是采取纵容的态度,或者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任自由。在所有强拆、逼拆事件中,补偿标准往往是引发冲突的导火索。在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政府官员指使“拆迁部队”采取“非常规手段”,或速战速决,或软磨硬泡,或暗度陈仓,导致“黑拆”“暴拆”在射阳县屡见不鲜。显然,这是失民心、抛民意、弃法度、丢党性之举,但这似乎并没有引起射阳县党政领导的足够重视。
2017年12月24日,合德镇拆迁办工作人员敲开了陆祥家的大门,对房屋及粮食加工厂合计700多平米的建筑物开价108万元,遭到陆祥的否决。12月27日夜,有人拿砖头砸窗子玻璃。12月28日拆迁办工作人员再次登门,开价205万元,陆祥仍没有同意,当天夜里一点多钟,有三个蒙面人手持铁棍再次砸烂窗子玻璃多面。


三个蒙面人夜里袭击陆祥家

陆祥告诉记者,“他家后面的朱鹤超机械加工厂,人家一个下岗职工靠此谋生,在这都做19年了,现在说人家违建,趁人家不在说拆就拆了。机械设备都成了废品,至今不给人家一个说法,朱鹤超到拆迁办谁也不搭理他。附近中联村周正环(音)家拆迁的时候,房子一边停的是警车,一边是救护车,后来周被打伤了直接送医院。这样恐怖的拆迁在我们这多着呢。”

暴力的背后无非是暴利的驱动。射阳县这种有组织有谋划地先占后卖,逼迁圈地谋取暴利,肆意践踏法律的行径,在全国尚不多见。我们都知道,开发商受利益驱策,无视法律,究其深层原因是背后有地方政府支持。没有地方政府的密切配合,雇佣的拆迁人员没有那么大的胆气,个别执行领导也没有那么大的底气。征地拆迁必须经过地方政府,地方政府要真正站在群众立场上,开发商也好,拆迁公司也罢,不敢这么大胆地凌辱法律。这样的拆迁“氛围”,从另一个侧面映射出了射阳县地方政府官员陷入利益的程度之深,似已不能自拔。


朱鹤超被强拆的机械加工厂废墟
我们都清楚,正因为射阳县问责机制缺位,才会纵容个别官员庇护或指使非法强拆。在射阳县诸多拆迁案例中,暴力拆迁无论造成多么恶劣的社会影响,都没有被问责,反而受到政府的默许甚至鼓励,所以才会一再发生拆迁悲剧及闹剧。
政拆——围魏救赵

除了以上令拆迁户闻风而“服”的拆迁妙招外,射阳县政府还推行了更为先进的“政治拆迁”。就目前来看,此“政拆”似乎是风卷残云,无坚不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人悄悄告诉记者,他们家女儿在一所学校做老师。由于跟拆迁办没有谈拢房屋拆迁价钱,于是政府“发动”其女儿回家做工作,做通了才能回去上班。为了女儿能安心工作,给学生不能拉下太多的课程,老人家无奈流着泪签了字。老人家还讲了另外一家儿子在另一个乡镇做公务员,也被逼回家做父母的工作。为了儿女的饭碗,此时做父母的唯有“服从”的份了。


IMG_256

规模宏大的二十多层射阳县开发区办公大楼
让记者疑惑的是,作为土地原占有者的民众,产权被严重忽视,一些地方政府几乎是任意地、单方面地划定征地或者拆迁的范围(比如,射阳县就将拆迁地块分为九大组团地块)。这样,本应属于正常商业交易范畴的土地产权转让,被全部纳入射阳县政府以公权力为支撑而对民众行使的征收范围内。在征地和拆迁实施过程中,经济开发区和合德镇政府自然也就享有广泛特权,尤其是可以随意使用强制手段。这样一来,政府就将廉价获得大量土地,城市化似乎获得强劲驱动力,地方经济也保持了高速增长。可如此高速增长是否可以带来一定的正当性?从射阳县拆迁的案例中,得出的答案是让普通民众绝望的。我们深知,以非法、暴力拆迁来实现这一增长的过程,也正是制度和法治文明快速流失的过程。面对暴力拆迁,大部分民众会选择屈服。有些顽强的民众则选择对抗,对抗失败,则以肉体的自我毁灭表达抗议,此案例在全国并不少见。此时此刻,那么多拆迁户无奈的眼泪是否在为射阳县党政主要领导敲响了警钟?

让人震惊的是,在过去几年,射阳县政府官员对拆迁乐此不疲。从中人们感受到,射阳县地方政府官员似乎已经把为经济增长而强拆民房和强占农民的耕地当成了习惯,把强制拆迁当成了一种政绩来炫耀。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射阳县政府对滥用强制拆迁权的放纵,已经让基层官员的心态严重扭曲。对于中央倡导的优良治理秩序而言,这是十分可怕的。
  
射阳县地方政府在非法、无证拆迁过程中,利用公权力进行巧取豪夺,在法律面前的堕落失重,严重透支了老百姓对和谐社会的期许,悖逆了党中央的殷殷期望,亵渎了大众对依法治国的深切期盼。习李新政下,化解社会矛盾和冲突,构建和谐社会发展秩序、推进政治文明的长久建设是目前各级政府的主要任务,而射阳县政府却反其道而行之,大搞强拆、巧拆,利用房地产拉高GDP,实是跟中央的大政方针渐行渐远……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热门专题更多>>